安徽马鞍山戒网瘾学校,马鞍山戒网瘾学校,安徽戒网瘾学校,启德励志教育全国24小时免费咨询热线:400-0398-655
安徽马鞍山戒网瘾学校-启德励志教育采用标准化管理,要求学员吃苦锻炼,培养坚强的自制力、意志力;全封闭式教学,不允许携带手机电脑等任何通讯工具,培养学员自立能力、自理能力;依靠先进的心理辅导教育理念,以人为本,良心办学,爱心辅导,拒绝简单粗暴、人格侮辱、讽刺打击。心理老师教官生活老师和学员同吃同住24小时陪伴见证学员成长进步,启德叛逆孩子学校全国24小时免费咨询热线:400-0398-655。
  上大学期间,教育部组织在校大学生参加农村“四清运动”。就是参加社会实践。
  启德叛逆孩子学校面向全国招收8-18周岁存在网瘾、厌学、早恋、叛逆、亲情冷漠、离家出走等成长问题的问题少年,学员毕业后有一年到三年免费跟踪回访服务。我基地在全国范围招生,师资力量强大,采取小班制教学,全国24小时免费咨询热线:400-0398-655。现累计辅导成功全国各地学员一万余人。随时欢迎家长前来我基 地实地考察。启德励志特训学校,为青少年健康快乐成长保驾护航。

启德问题青少年行为矫正学校女生小班制队列军姿会操表演

启德问题青少年行为矫正学校女生小班制队列军姿会操表演

  何谓“四清运动”
  “四清”运动是指1963年至1966年,中共中央在全国城乡开展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。运动的内容,一开始是在农村中是"清工分,清账目,清仓库和清财物",后期在城乡中表现为"清思想,清政治,清组织和清经济"。在城市中是"反贪污行贿,反投机倒把,反铺张浪费,反分散主义"。广大工人和农民参与其中,积极响应。
  “四清”运动,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席卷神州大地,持续时间达四年之久。运动期间,中央领导亲自挂帅,指导"四清";数百万干部下乡下厂,开展革命;广大工人和农民参与其中,积极响应;"四不清"干部纷纷检讨,"洗手洗澡",从而上演了共和国历史上特殊的一幕。
  这场运动在农村被称为"四清",在城市被称为"五反",统称“社会主义教育运动”。后来又改称为“四清运动”。
  第一次参加政治运动

启德叛逆孩子学校国防教育主题军训 女生班队列军姿训练

启德叛逆孩子学校国防教育主题军训 女生班队列军姿训练

  1963年秋天,10月份,记得天气有点儿凉了。我们第一次参加“四清运动”是先到北京市大兴县安定公社一个叫堡林庄的村子。
  “四清”工作队实行与农民“同吃、同住、同劳动”,简称“三同”。我们几个男同学住在一户农民家里,挤在一条大炕上。我们没有集体起伙,吃“派饭”,轮流到社员各家各户吃饭,就像当年土地改革工作队那样。白天,参加劳动,访贫问苦,到农民家里去了解情况,实际上就是搜集干部有关“四不清”的问题;晚上,就集中在一起开会,收集、交流了解到的情况。
  在那里的四清工作,时间不长,好象就一两个月,放寒假之前,我们学生就草草收兵了。
  那次参加“四清运动”,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以“干部”的身份正式参加政治运动。
  1957年“反右派”时,我是初中二年级学生,16岁,还是未成年人,没有资格参加政治运动。只是看到给一些老师贴了很多的大字报,说某某老师反党反社会主义,使人看了不寒而栗。后来,又看到一些老师,穿着破旧衣服,低着头,在学校参加各种劳动,就是“劳动改造”。平时,看到的是这些老师都是平易近人、和蔼可亲、老实巴交的,怎么一夜之间成了反党分子了呢?实在整不明白。
  参加四清时,我22岁,虽已成年,但还是很幼稚,并不清楚“政治运动”到底是怎么回事,不知道政治斗争的复杂性、尖锐性、严肃性和危险性,好像就是一般的社会活动实践,孩子气很浓,不大在乎。
  领导要求我们到社员家“访贫问苦”,发动群众,我们就挨家挨户地去走访,了解情况,动员社员揭发干部的问题。
  时间不长,只参加了一半的“四清”,我们就撤回了学校,继续上课。
  几所大学学生赛歌
  1964年的冬天,我们又转移到河北省衡水县、冀县参加四清工作。先是住在衡水县城,接受入村前的动员、培训、学习。
  我是我们班里的文体委员,负责文娱和体育工作,又喜欢音乐,我经常组织我们班的同学唱歌,我早就学会了识谱、指挥唱歌。到衡水参加“四清”工作的还有其他的大学,除了我们学校,好象还有天津两所的大学。
  那天大学生工作队集会,我们坐在大礼堂里,在听地委书记做四清运动动员报告之前,各个学校分别组织自己学校的学生大唱革命歌曲,进行校际间的拉歌比赛。我是我们学校的指挥,就带领我们学校的上千学生齐唱革命歌曲。学生们的情绪非常高昂,这个学校唱罢,那个学校就开唱,你来我往,越唱越有劲。
  革命歌曲嘹亮的歌声在大礼堂回荡,特别热闹,激动人心。同学们唱歌的激情,也感染了我,我的指挥也非常有激情,又进一步激发了大家的情绪。
  先是到衡水县
  我们先是在衡水县的一个村庄搞四清,叫官道里村。下乡的那天,村里派来了几辆大马车接我们这些工作队员,就像当年下乡土地改革工作队那样。我们分别住在老乡家里,还是吃派饭,和农民一起下地参加劳动,跟农民实行“三同”——同吃、同住、同劳动。
  我们工作队的队长姓于,是当地一个区里的干部,也就是四十岁的模样。人长得很帅,很精神,讲话清楚,重点突出,很有条理,精明能干,我由衷地佩服。
  我们的系副主任汪兆娣老师和我们在一个村,她担任工作队的副队长。(我毕业十五年之后,1980年,就是这位汪老师把我从附中调到她任所长的师大教育科学研究所。也许,她对我的印象就是“四清”那个时候留下的。这是后话。)我在学校的时候,我从未接触过汪兆娣老师。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,哪里会有机会接触系里的领导呀。我是在去衡水的火车上认识她的。

启德叛逆孩子特殊教育学校常规训练学员队列点名

启德叛逆孩子特殊教育学校常规训练学员队列点名

  我们坐在一起,她跟我们聊天,她长得很美,端庄、安祥,和蔼可亲,就像是母亲似的,是从苏联留学回来的。当她看到我的一件棉大衣时,她说:
  “乡下冬天很冷,是得有个棉大衣。这是你妈妈给做的吧?”
  我说是。
  “还是妈妈心疼儿子呀。”
  其实,是我母亲给我买的布料,我自己在校园北边平房的缝纫社做的。母亲给我买的那布料,只能够做短棉袄。我怕到农村冷,想做一件棉大衣。我到缝纫社问了一下,要做大衣,还得再买两只袖子的布料。棉大衣是做成了,谁成想,我发现我买的布与我母亲买的布的颜色不大一样,两块布料有深有浅,当初我没有发现。做出来之后一看,才发现那大衣的身子和袖子的颜色不大一样。不细看还看不出来,要是仔细一看,便能清楚地看到,那不是一块布料。虽说都是兰色的,但还是有差异的。

  搜索关键词:安徽马鞍山戒网瘾学校,马鞍山戒网瘾学校,安徽戒网瘾学校

  没关系,穷学生,没有那么多讲究的,就凑合着穿了。反正就是防御寒冷,管它颜色一致不一致呢。
  生活艰苦经受锻炼
  在那时候,农村生活条件非常艰苦。我们所在的衡水农村,全国性的三年“自然灾害”虽然已经过去了,但在1963年秋天,那里又闹了水灾,经济状况还没有缓过劲来,农民生活还很艰苦,吃的很差。
  我们工作队的成员并不自己起伙,顿顿到农民家里吃派饭。到每个家庭吃派饭,吃的都是白薯、熬白菜。后来,村里来了一批黄豆,也就是给牲口吃的“料豆”,蒸窝窝头,吃了都跑肚拉稀,一天得上好多次茅房。

启德励志教育组织在校学生国防教育军事训练营-队列军姿训练

启德励志教育组织在校学生国防教育军事训练营-队列军姿训练

  尽管农民很苦,但他们还是尽量给我们做些好吃的。我们非常感激农民叔叔伯伯们。
  就是在那样的条件下,工作却还是十分的辛苦的,我们每天都工作十八九个小时,经常开夜车,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的觉。那个时候,我们还年轻,并不觉得困,不觉得累,不觉得苦。
  每天夜里一两点睡觉,早晨五点钟起床,一天也就睡四五个小时的觉。早饭后下地参加生产劳动,主要是秋收,收花生、白薯,割高粱,掰老玉米等活儿。
  我是农村来的,不害怕劳动,甚至是喜欢参加农业劳动。我父亲去世得早,我8岁就会赶大车,12岁就拉着牛、背着犁独自一个人去耕地,耕耩锄耪我什么活儿都会干,都拿手。可以说,农活儿,我是样样精通,劳动人民的本色没有丢。
  纪律严格不许谈恋爱
  后来,领导让我组织村里的青年开展文娱活动,唱歌,排练节目。我给青年团支部排演了反映农村阶级斗争的评剧《夺印》,“夺印”就是夺取政权的意思。在村里演出,受到广泛的好评。
  我们下乡之前,工作队公布了十分严格的纪律。除了不损害群众的利益、尊重当地风俗习惯、保守秘密等内容以外,其中有一条特别提出:不管是跟谁,包括同学或当地的农民,绝不允许在“四清”期间搞对象,谈恋爱。如果有违反纪律的现象,一旦发现,就要严肃处理。
  我们学生都很紧张。因为我们快要毕业了,如果在这个时候违反了纪律,受到了处分,那肯定会影响自己的分配和前程。因此,大家都很谨慎,个个都严于律己,不敢放任、造次。?

启德励志特训学校休息时间阅读室看书

启德励志特训学校休息时间阅读室看书

  在冀县农村,我跟一个当地公社女团委书记分在一个小队。她二十岁,很白净,漂亮,温柔,虚心,表现出对大学生的羡慕、崇拜。我很敏感,感觉到她的情绪不是太对头,似乎有点儿爱慕。我很警惕,可不能陷进去,万万不能陷进去。赶紧跟领导汇报,给她换到别的小队去了。
  到冀县专职做青年工作
  后来,我们的工作队一分为二,我们班又转移到衡水县的邻县冀县,那个村子叫蘅上营村。那时候冬天过去了,天气暖和了一些。那个村子很大,分四个大队,下边再分成几个小队。当时,工作队的人手很紧张,基本上是一个人负责一个小队。
  我没有下到小队里。工作队分配我专门负责村里的青年工作,要我组织团员和青年们学习、劳动,教青年们大唱革命歌曲,开展文娱活动,活跃农村文化生活。
  分配我的这项工作任务,很适合我,算是发挥了我的特长。从小我就喜欢音乐,唱戏(京剧、评剧、河北梆子等)、唱歌、拉胡琴、吹笛子、弹月琴、吹口琴等我都不太外行。
  记得很小的时候,就特别喜欢看戏。我们村来了戏班子,我天天围着人家演员转,开戏了,我挤在大人缝隙里看热闹。过年,姥姥村子搭了戏台,我赶紧跑到姥姥家,一住就是好几天,天天挤在人缝里看戏,几乎成了个小“戏迷”。
  在中学和大学期间,我都是学校文艺宣传队的队员。在大学读书期间,我是我们班里的文体委员,负责班里的文娱体育工作。带领全班同学开展体育锻炼,组织篮球比赛。组织班里同学唱歌,参加歌咏比赛。
  有一年,学校组织学生文艺汇演,我还亲自导演我班同学排练歌剧《洪湖赤卫队》片段,“这一仗打得真漂亮”,在全校学生文艺汇演中获得了很不错的名次。?
  征服了村里的小青年
  蘅上营村是个很大的村子。我把村里的青年们都发动了起来,他们特别乐意参加我所组织的各项活动,只要一说晚上有集体活动,他们早早地就聚集到青年活动室,叽叽喳喳、乱乱哄哄、打打闹闹的。只要我一到场,他们立即安静下来。我教他们学唱革命歌曲,表演文娱节目,我成了村里青年们的好朋友,受到了他们的喜爱。
  在一次全公社的文娱汇演中,我们指挥我们村里的青年人大唱革命歌曲。我指挥得非常带劲,我身上都出了汗,青年们唱得也特别带劲。

启德叛逆孩子学校学员自己编排节目

启德叛逆孩子学校学员自己编排节目

  有一次,全公社又要开展文娱汇演。我们排练了许多歌曲,有齐唱,有男女声二重唱,还有轮唱,五部轮唱。特别是练轮唱,小青年一个个心无旁骛,聚精会神,在我的指挥下,五部轮唱节奏清晰、干净利索、衔接紧凑,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,他们自己都觉得一遍比一遍唱得好,深感自豪,积极性越来越高涨。
  参加汇演之前,我们加班加点排练,大家都准时到排练场,谁也不迟到、缺席,也不捣乱,听指挥守规矩。就连村干部看到这种情形,都觉得很奇怪:
  “怎么,那些平时调皮捣蛋的小青年,到了小赵的手里,是那样的乖巧,是那样的听话!也真是邪门了?”
  排练评剧《红管家》
  为了配合当时的“四清运动”,加强正面宣传,我还给他们排演了一出小型评剧《红管家》,说的是一个清廉的大队会计的事。我担任导演,亲自指导演员进行排练;我给作曲,还由我亲自给他们拉胡琴伴奏。我是“四自”:自己改编、自己作曲、自己导演、自己伴奏。
  我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那股勇气和智慧。在一个普通的农村,能排演一出评剧,这在过去不可想象的事,谁也想不到,就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。
  吹拉弹唱,我说不上样精通,但样样都拿得起来。这些本事都是我自学的,没有参加过任何的培训班,更没有专门学过作曲,只是读了一些作曲的书,学了点儿作曲的皮毛。
  然而,我却真的把评剧的曲子作成了,教演员学唱,我还给他们用二胡伴奏。在整个公社演出的时候,我亲自指挥我们村的青年,先唱了很多首歌曲,唱得非常好,大家越唱越来劲,哪个村的青年都没有超过我们村的青年。其他村的青年都看呆了,我们村的小青年也自豪得不得了,个个都显得不可一世、盛气凌人的样子。
  特别是我给村里青年们排练的小型评剧,演出非常成功,获得了广泛的好评。由此,我便出了名,不光在农村,在我们同学中也名声大振。我也很得意,增强了我的自信心。?

启德叛逆孩子学校为孩子们准备的解暑神器-西瓜

启德叛逆孩子学校为孩子们准备的解暑神器-西瓜

  那个女主角说“要嫁给我”
  演出结束以后,我们坐村里派的大车上回村,大家非常兴奋,一路上欢笑声、歌声不断。那位在评剧中担任主要角色会计的女青年尤为激动,在回村的路上,她甚至大声公开地说:
  “我现在是已经结婚了。我要是还没有结婚,我就嫁给他!他真棒,干什么都行!”
  我听了,被她吓了一跳。我赶紧连连摆手制止她,叫她不要胡说。我知道她是在胡说八道,那不是真的。那个女青年特别开朗、开放、活泼,能说会道,也很漂亮。平时就是大大咧咧的,肆无忌惮,口无遮拦,好说一些逗乐的话。她只不过是用这种放肆而粗糙的开玩笑的话,来表达她对我的崇敬、佩服罢了。
  其实,我听了,还是很得意的。当然,就是真的她要是追求我,我也不敢接受。因为我们有纪律,在四清运动中搞对象那是要受处分的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。我可不能拿我的前途、命运当儿戏。马上就要毕业了,绝不能因为和农村青年谈恋爱断送了我的前程。
  很庆幸,我是把持住了。要是一时冲动,在四清时搞恋爱,那结果是不堪设想的,今天恐怕就不会是现在的我了。?
  我们上大学那时候,学校管理学生非常严格,不像现在这么宽松、放任。我曾亲眼看到,我们系的一对男女同学谈恋爱,致女方怀孕,被学校开除学籍。那女同学不知道流落到哪里去了,那男同学经受不住这种致命的打击,疯了,废了,完了,惨了。
  年轻人可不能任性、胡来,不管不顾。自己的言行举止、所作所为,就是给自己在写历史。言行谨慎是必须的。
  在几个月的四清工作中,我跟村里的青年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因为我们要参加毕业分配,不得不打道回府,撤回学校。
  离开衡上营时,社员们,特别是村的青年们,恋恋不舍,送奖状、纪念品。出村时,村里人送我们很远很远,好多青年都默默地流下了眼泪,我也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。也许,我们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。当时的感人场面,至今我都历历在目,难以忘怀。
  这已经是半个多世纪以前的事了。很有意思,值得回味。

启德叛逆孩子行为矫正学校针对孩子早恋 叛逆等问题开设一对一心理辅导

启德叛逆孩子行为矫正学校针对孩子早恋 叛逆等问题开设一对一心理辅导

  启德励志教育,是一家专门针对孩子叛逆\厌学等青少年成长问题开设的特殊教育特训 学校,我校配有专职的心理辅导教师团队,高素质的教官,全封闭式管理、对学生严格要求,以心理雕塑为主 线,以家庭亲情培养为动力点,全面塑造健全人格,绝无粗暴的打骂教育,全国24小时免费咨询热线:400-0398-655

  检索标签:安徽马鞍山戒网瘾学校,马鞍山戒网瘾学校,安徽戒网瘾学校
安徽马鞍山戒网瘾学校,马鞍山戒网瘾学校,安徽戒网瘾学校,启德励志教育网站版权所有 翻版必究 网站ICP备案号:湘ICP备17000691号-1
网站搜索关键词:安徽马鞍山戒网瘾学校,马鞍山戒网瘾学校,安徽戒网瘾学校 点击访问手机网站